【金刀组】情书(Love Letter)11

赶着ddl过来发文…… 

前文:01-02  03 04-08 09-10

 


 

绳索(Rope)

 

3

流言这东西,比流感蔓延的速度更快,比流星所蕴含的能量更巨大,比流氓更具有恶意,比流产更能让人心力憔悴。 [1]

 

瞎子都看得出来金博洋的状态相当糟糕,冰面上的跳跃小王子给自己的腿上拴上了沉重的铅块,任何跳跃旋转统统都在两圈之后变成了冰面上融化的水渍。滑行,这个他本生就偏弱的部分更加一塌糊涂,金博洋的心在整块冰面上一点点被压碎,被冰刀切成雪花般大小的细末,纷纷扬扬的洒在白炽灯光下。

你看见了什么?

没有,什么都没有。一无所有。

他尝试让自己忽略那个在冰面上滑行的羽生结弦,尝试忘记那个粘人的家伙搂着自己腰,呼吸声贴在耳边时皮肤的颤动。他滑到出口,脱下自己的冰鞋。唇颤栗着,眼睛闭上,又睁开,眼角凝滞出湿润的话。

失去了他,我的灵魂失语了。我的心在颤动,冷却,下沉,逐渐显出疲软的病态。[2]

“你最近很不在状态,发生了什么吗?”付教练期望和金博洋来一场谈心。他意识到自从一场短暂的旅游回来,金博洋浑身就被矛盾的气压围绕,不是那种阴沉沉的,而是一碰就碎,恍若一块透明的玻璃。

“没什么。”就像回答几天前的金杨和隋文静等人的一般,他搪塞着,眼睛木木地望着空无一人的冰场。那上面的羽生结弦来了个大一字步,对着他眨眨眼露出一个调皮的笑。

突然他的喉咙干燥极了,眼角又湿润起来。

“没什么,付教练。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就连话语都是单薄的,在日光灯下都能透出余光来。他吸了吸鼻子,努力地做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我会自己调整的。对不起。”

匆匆离开的背影,像是一场逃离。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黄昏下他和羽生互相依偎着坐在旅馆里的大床上,阳光暖洋洋地洒下来,给他们镀上一层温润的金光。

“你要回去了吗”羽生结弦搂着他的腰,让金博洋舒服的靠在自己怀里打游戏。他的脸颊蹭着对方的,像是温柔的抚慰。空气中透露着一丝奶油蛋糕般甜滋滋的气息。

“嗯?”金博洋的手指飞快的游走在手机屏幕上,试图精准地使出一个甩狙操作。然而羽生的小动作完美的打破了金博洋对自己游戏实力的幻想,屏幕上显示出自己失败的字样。没狙成别人,反倒是被别人狙了。他有些闷闷不乐地向后靠在羽生的身上。

“要是再稍稍呆一会儿就好了。”羽生结弦又凑过来,蹭蹭他的鼻尖,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稍稍?一会儿?”金博洋阖着眼,侧过半边脸对着羽生。他蓬松的发丝挠过对方的脖颈,令那人心痒,又悄悄地吻了金博洋的眼睑。

“emmmm,一会儿哦,等到太阳下山,再也不升来的时候就好了。”羽生结弦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技能已经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他搂着金博洋的腰,义正严辞地发表出自己真实感想。

“喂……你这是'一会儿'吗……”金博洋斜着眼睛看他,从羽生的怀里抽出一只手捏着对方的脸颊。

“那我就直说了哦…天天能…天天和我一直在一起吗?”他们四目相对。在羽生的眼睛里,金博洋看到了温暖的黄昏,看到了自己和无垠的永恒。“我啊,想就这样抱着天天,一直到永远。”

画面瞬间切换,又回到了加拿大的那个中午,就在梦里现实也不得安生,它急躁地跳跃着,努力彰显着自己的存在。

“我不明白。”他听见自己说。他像个局外人,在梦里看着先前的事情再次被翻箱倒柜地撕扯出来,他看见自己和羽生结弦的对峙。羽生结弦在挽留自己,而自己呢,像个混蛋一样,每一句话都要剜开对方的心脏。

“滚!”他对梦境怒吼着。不要来烦我,不要再找上我了。他无力地把自己蜷缩成一团,黑暗里枕头上早已湿了一片。

对不起。对不起。他疯狂的道歉。而在对岸的羽生结弦忍着脚上的疼痛,在本子上写下——“他是对的,我们始终还是普通人,注定这么过一辈子。”顿了顿,笔尖又划过纸页,“但是正因为知晓总有一天会回到彼此各自的星空,所以对你的爱意才会如此与日俱增吧。”本子合上,又过去了一个秋夜。

我们于这广阔世界相遇,本就是奇迹。

[1]出自钱钟书,《围城》

[2]改自电影《超脱》最后的独白:“在那年秋季枯燥,灰暗而暝寂的某个长日子里,沉重的云层低悬于天穹上,我独自一人策马前行,穿过这片阴沉的,异域般的乡间土地。最终,当夜幕缓缓降临的时候,厄舍府清冷的景色展现在我眼前。我未曾目睹它过往的模样,但仅凭方才的一瞥,某种难以忍受的阴郁便浸透了我的内心。我望着宅邸周围稀疏的景物,围墙荒芜,衰败的树遍体透着白色。我的灵魂失语了。我的心在冷却,下沉,显出疲软的病态。”

评论(1)
热度(31)

© 青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