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ilmar】<桔光>第一奏鸣曲)<Irmo>I

 前文:  零号舞曲


一号奏鸣曲〈Irmo〉

“凡事皆可为无中生有,又切实所存”

I

Laurefindele再一次在暗夜中惊醒,他困惑地深呼吸平复下心情,随后打开了床头的台灯。暖黄色的光在黑暗里氤氲开来,亮堂了一小片时光。随后起身下了床,短衫的背后已被汗液浸湿。天呐!能不能让这个该死的梦停止一次!!!刚刚平静的心又暴躁起来,他使劲拍了墙壁一掌,却听到后面有平和的声音响起。

“又做梦了?”

一个半透明的影子悬浮在半空中。那是个男性的鬼魂,种族……不明,看着他那带着尖角的耳朵,Laure怀疑他会是属于那些光怪陆离的各色传说中的主人翁,那种名叫精灵的种族。只不过他却并非爱尔兰诗歌里所描绘的那般矮小,喜爱恶作剧,反而是生的一副俊美的面容。白皙的肤色,两条直指鬓角的剑眉,还有一双恍若星辰般的灰蓝色眼瞳。若是在那些神话传说里,也必定是担任着贵族的角色。

“别提了。”

Laure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下因梦魇而剧烈跳动的心脏,几步走上前拉开冰箱的柜门,取出一瓶伏特加倒入玻璃杯中,再添了些许的冰块。

“天知道到底怎么了,它就一直缠着我不放。”

拳头不由自主地松开,又紧握。最终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和唇角若有若无的笑意。

耸了耸肩,他向着那个鬼魂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又径直走到窗边,一把拉开了窗帘。不眠的伦敦伴随着微风的拂入敞开在两人的视野中。

“据说前世的回忆会变成梦境存在于现世中。”

鬼魂开口道。

“前世?”Laure对此嗤之以鼻,“前世这种虚无缥缈又毫无用处的东西,也只有那些缺乏信仰的教徒们才会相信。”

不过说到回忆……他凝视着街角那盏忽明忽暗的街灯。

Laurefindele的确缺少一段记忆,一段他自己认为很长很长但却又无关紧要的记忆。

“呐,Ecthelion”他唤着那鬼魂的名字,“你相信一个人能从中世纪活到现在吗?”

他依稀记得梦里的他身着着近似于中世纪时款式的甲胄。

“人不可以。”Ecthelion回答道,“也许别的什么可以。”

我去!Laure差点就将伏特加咽到了气管里,烈酒灼烧着他的咽喉令他猛烈的咳嗽起来,“你,你是骂我我不是人吗?!”

“不是。”Ecthelion伸出手,似乎想要帮助Laure顺顺气,可是他毕竟是灵体,右手直接穿过了对方的身体,换来一个没好气的白眼。Laurefindele用一种“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的表情无语地看着他。

“我应该是知道答案的。”Ecthelion在努力尝试了多次后放弃了原本乐于助人的打算,锁紧了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于是他又顺利收获了Laure的白眼一枚。

“得了吧。”Laurefindele好不容易平息了咳嗽,“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纠结又有什么用呢?我看啊,不如我们就叫失忆二人组得了。”

他咧开嘴笑着,又噙了满满一口烈酒,趴在大理石的窗台上望着远方灯火辉煌的街市砸吧砸吧了嘴,

“呐,Ecthelion,你真的以前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了。”

Ecthelion有一副好嗓子,低沉的声音富有独特的磁性,而且永远是平平淡淡的柔和语调。这家伙,生前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姑娘。他咬着玻璃杯口,啧啧地想着。

夜晚的天空,群星隐匿在了厚重的云层中,也不知因为伦敦过于耀眼的灯火还是由于即将来临的风暴。树叶随着逐渐加强的风而沙沙作响,街角忽明忽暗的街灯也倏的暗了,不知是居住在哪个角落枭一长一短地号着,声音又被风撕扯开了去,传到万千人家的院子里,花坛中一阵瑟缩。

T.B.C

评论
热度(15)

© 青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