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花泉无差]

配对如题,只是一篇情人节贺文。

ooc有,架空有。

人物属于JRR.Tolkien

Glorfindel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纯正的法国人,他带着法兰西式的口音,喝着馥郁的香槟。他甚至喜欢在自由工作后披着法兰西的国旗。他无时无刻不在展示着自己对于伟大祖国的爱慕之情。背着他的木吉他,披着三色的旗,他肆意地徜徉在圣母院前的广场或是沐浴在埃菲尔铁塔的荣光下。他甚至当众献花给卢浮宫里的阿芙罗狄蒂。

直到他遇上另外一个人,他开始发现自己变得有些不再像原来的自己。他会刻意的现在那人的办公楼下面唱歌,不仅仅是因为他只是个街头艺人。他会刻意的等到他下班的时候,对着他喊一句,“嘿,那边的小哥!”谁都会以为他疯狂随意,谁都没有意识到他每次都会对着同一个人唱同一首歌曲,直到那人的背影消散在日暮的阳光里。

其实他总是自己藏了下半句。暗恋是一种甜蜜的苦痛。他独自在夜晚辗转反侧,想了几十种方法来表达自己的心意。也许献一束花或是唱一首热烈的歌曲?不,那样都太庸俗,太缺乏创意。他又想了十几个理由否定自己。最后不得不放弃,仍旧日复一日在同一所办公楼下唱着难以表露的心绪。

他唱“我所遇见你,是我人生所幸。玫瑰花瓣上的露珠,是我想你时思念的眼泪……”

直到有一天,一个小女孩转交给他一封信。信上用一种近似庄重的字体写着一个附近的旅店和房间的号码。

——END——

[尾声]

Glorfindel静坐在房间里,不安地掰着手指,指节因此隐隐有些泛白。他坐在单人床上,等啊等,从日暮等到月升,窗外的街道上,醉酒的人儿高唱着不成调的歌曲。

夜半,他强打着精神,给自己最薄弱无力的慰藉。他知道,隐隐约约,有个声音在重复。这个夜晚注定一个人孤独无眠。

第二天垂头丧气的回去,却被告知却是室友的恶作剧。他也自己懊恼,出门都忘了看日历。今天是4.2,昨天是4.1。

他从来没有过拥有,所以又何谈失去?

不过,下个情人节就告白吧。他精神抖擞,又背着自己的木吉他,披着三色的国旗,徜徉在城市里。然后又在那个地方停下,调好弦,奏起乐曲。

四月十四,办公楼内的Ecthelion收到了一封独特的信:烫金的信封,翠绿的墨迹。只有一句话,写的是:我爱你

“我所遇见你,是我人生所幸…

我愿为了你,在前方披荆斩棘…”

没有署名。Ecthelion好像能听见那个人法兰西式的尾音。他下楼,在熟悉的位置,看到同一个人,在唱一首同样的歌曲。

[后记]

本来想在[尾声]里写Ecthelion其实约了Glorfindel,但是却没有来。Glorfin在等了很久后接到医院的一个电话,问他是否认识一个叫做“Ecthelion”的男子。他的号码是他在警察在车祸后发现存在他手机里的唯一联系人。Glorfindel不知道,也就只是客套了几句。他原先并没有问过那个人的名字,就像Ecthelion永远没有拨通他的手机。至此两人再也没有了交集。

然而我觉得如果我这么写一定会被人打,再加上要情人节了,于是还是选择甜蜜的HE。

最后祝天下的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_▼

评论
热度(13)

© 青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