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ilmarillion长篇同人】终章Vol.II 飞蛾 (Ec/G) 序+楔子

作者:青簪传说

时间轴:第一纪元

声明:人物属于J.R.R.Tolkien


【序】
“Feanor家的人是火,而我们追随者则是飞蛾,永远的向着那火焰扑去,尽管我们都明白这会令我们变得遍体鳞伤但也在所不惜。”
Ecthelion望着远方减落的残霞,灰蓝的眼里反射出火焰的光芒。
“那么Lord Ecthelion,您也是那飞蛾吗?”
黑发的少年拽着涌泉领主纯白的衣袖,眼里充满了好奇。
“是,我是飞蛾。”
他收回目光望向那少年,柔和的笑了。思绪飘向回忆,而在那名叫回忆的万丈深渊里,闪烁着一团金色的火苗。
我所追逐的,不是那要燃尽一切的鲜红色火焰。他在心里补充着。我所追随的,是那一团跃动着的金焰。
金色的火焰,闪烁着太阳的光辉。
【楔子】
他似乎觉得他就这样站在风雨里。风很大,嘶吼着想要撕碎他的黑发,但他只能无力地一次又一次把自己的头发扎拢起来,然而风却又三番五次的把他的长发撕乱。狂风,亦夹杂着雨。风把它的皮肤撕裂,雨水灌进新的或是重新迸裂的伤口,鲜红的血液流出,可是他却感觉不到疼痛。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轻轻的抚摸着那些结痂的,没结痂的伤口,面无表情的看着暴怒的风再将它们再次撕开。那些迸溅出血红色花瓣的家伙轻笑着吻着他的每一寸皮肤,侵蚀着他的灵魂。他也只是麻木的望着、承受着,如此这般就好像那躯体并不是自己的,他只是一个旁观者,一个冷眼笑观万事的孤独者,这一切似乎都与他无半分瓜葛。他永远一个人待在无尽的雨夜,看着自己的灵魂逐渐变的苍白,慢慢地发酵。他生于水,死于水,一切皆可是水,水也皆为一切。待到韶华随风逝,万事难却皆成空。他不止一次地认为他是永远站在风雨里的。此时他也还不明白在千年乃至万年以后,别人所说的将是站在风雨里的他,是永远。他的名字将被谱写成歌谣传颂,他的血液将成为历史脉膊中的一条蜿蜒的长流。
那是未来,是崭新,亦或是,他的终章。
时间的车轮缓缓碾过,彼时他还年幼。幼小,并且脆弱。
当他在偶然间向他的挚交叙述出他的感觉,他的想法时,一双透明的大手撕破了生活美好的糖衣。命运已旋转了一圈,又开始了新而又沉重的轮回。
挚友告诉他,Valinor是没有这样的风雨的。那是他的想象,是妄想,是不可能的。那时,他就真真确确的感受到滂沱的大雨将他打湿,左边胸膛里的什么东西渐渐空虚。他并没有哭,只是挺直了肩膀,即使那上面犹如千斤重。他抬头望向远处的圣树之光,眯起自己的蓝色眼瞳。心里一阵阵抽搐。原来那所谓的挚友只是自己的心甘情愿,是他想多了。背过身,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柔和,却又拘人于千里。他逆着光走去,留下所谓的挚友一脸鄙夷,还有他身后无法望见的狞笑。
他的想法被公开,友谊遭到背叛。那些以前待他友善的邻居的子女们,如今开始嘲笑着推开他,拾起路边的锐利的小石子砸他,一边还开心地看着他略显狼狈的模样,仿佛这就是整个阿曼最美妙的戏剧。直到面无表情地快速远离,直到他们的父母小跑着赶来把自己的孩子推开,嘴里说着“没娘的孩子很可怜啊,不要欺负他啊……”诸如此类的话,可是她们心里嘟囔的、谩骂的,他比谁都要清楚。已经,够了。他合上眼睛,漫天的星辰照耀着他黑色的长发,柔和的光芒重新将他那几乎要和黑夜融为一体的头发束在脑后。黑夜给予他最美好的深色的眼睛,而他却无法抑制住自己用它来寻找光明,就像将欲扑火的飞蛾,即使知晓自己最终的宿命,也要向着那耀眼的火光飞去。他伸出手,仿佛要抓些什么,但是到底要抓住什么呢?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没有风,没有雨,更没有他所希望的光明。他依然挺立着身躯,随手拍去了衣裳上沾上的尘土,看着它们在星光下舞蹈,谱成一曲又一曲不谙尘世的乐曲。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仰起头望了望星空。该回去了。他自言自语道。云朵从他头顶滑过,遮蔽了星辰,只有未知的前方还存有一丝光芒。如此微弱,仿佛禁不起任何的触碰。没有犹豫的,他踏上了那条路,执著的向前走去。
“滴答,滴答。”水滴从屋檐落下,在道路上凝成一汪汪小水潭,反耀着他那心中那至死不渝的光芒。只不过突然间传来了一阵火光,一切都消散不见了。只留下他的脚步声,在这漫漫长夜中回响。


评论(2)
热度(6)

© 青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