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ilmarillion长篇同人】终章Vol.I 大风歌 I(Ec/G)

终章Vol. I  大风歌

 

作者:青簪传说

时间轴:第一纪元

声明:人物属于J.R.R.Tolkien


大风过兮  火光旺

万火丛中  思故乡

故乡远兮  不可望

回头顾去  曲茫茫

 

I  满庭芳

 

一个小楼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卷轴,有的因为年久而泛出淡淡的黄纹,然而上面的字却又清晰可辨,遒劲地书写着那片博大而广阔的知识海洋。一个黑发的小精灵,年纪约莫只有五十岁左右——恰是刚刚要步入成年的时候——他手中捧着一本红皮的书,黑色的头发从鬓角低垂到书页上,把缕缕阳光打散,暖黄色光芒斑斑驳驳的映照在古老的书扉上,从那上面唤醒了遥远的呼唤。少年薄唇微抿,目光一次又一次的瞟过那段用腾格瓦书写的晦涩难懂的文字。几遍下来依旧是朦朦胧胧的不懂得其中蕴含的真谛。于是那少年的眉毛渐渐蹙起来,拧成了一团。他不愿放弃,便一而再再而三的读着,直到那段文字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脑海里。午后的光辉从阁楼的雕花窗户中渗透进来,空气中仿佛有微尘在舞蹈。木雕的书架被一卷卷厚重的书籍压得负赘累累,这些书或是三五并排着紧靠在一起,或是六七本垒的老高,幸而这窗户还是闭紧的,否则真是不能保证那些叠到足有半个成年精灵身高书会不会被风吹倒。大概是不会的吧,维林诺的风向来温和。但是为了自己这些宝贝书籍的安全,这屋子的主人在搬进来的第二年就将这扇窗封上了。有些前来借书的精灵时常抱怨这阁楼的空气过于浑浊,满屋子全是尘埃与纸草的香气交织在一起味道。

“这有什么不好闻的?!受不了的就给我滚出去!”那老家伙竖着眉瞪圆了眼睛叫道。

啊,对了,忘记介绍这房子的主人了,Rumil——大名鼎鼎的精灵语言发明者。当然,在这位老学者声名远扬的背后,还背负着一个个臭名昭著的怪脾气,在此就不一一详述了,相信以后谁都会见识到。这阁楼虽是名义上属于他的,但是却有另一个精灵一同与其居住,那就是目前唯一坐在这里的书桌前阅读着书籍的半大的黑发精灵——Ecthelion,在昆雅语中他名字的意思是矛尖。别人不知道他是从哪儿来的,也不知道任何有关于他身世的一星半点,只是有一天夜晚Rumil鬼鬼祟祟的回家——别介意,这是这位伟大学者众多的习惯之一,他时常会溜到外面,然后带回来各式各样的玩具和甜点,因此许许多多的小精灵都喜欢到他那里去玩一——但是那天却不一样,这老家伙带回家了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孩子,这就是Ecthelion。往往一个精灵的母名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女性精灵们有时能够触到未来的面纱,因而母名是和一个精灵的命运息息相关的,但是这个孩子却并没有母名,因此邻里只能猜测Rumil所取的这个名字是否会与他的命运存在关联,然而老家伙却只是笑着眨眨眼,什么话也不说。

终于那小精灵的眉尖渐渐松动下来,他抬起头望着窗外灿烂的阳光吐出一缕浊气。终究还是被他弄懂了。Ecthelion唇角勾起,淡淡的笑了笑。此时虽然不是Laurelin光芒最盛的时候,但是那金光却无处不透露着一层暖意,他的耳畔好似有明朗的笑声响起,就像是这小屋后头的花园中亭子里挂着的风铃的声音。有轻风拂过,那些用金的,银的,或是点缀着各种珠宝的小铃铛纷纷摇晃起身子唱起歌来,有的清脆嘹亮,有的低沉喑哑,他们互相交织在一起便谱成了一首绝妙的交响曲,那是风铃的歌声,也是风的乐章。

这时真有一阵笑声从楼下传来,Ecthelion惊愕的睁大了双眼,原本弧着的唇角也放了下来。这声音不是那种他所耳熟的,年幼的小精灵跑到Rumil学者家里要糖吃发出的甜腻的笑声,也不是Rumil开怀大笑时有些老意、饱经风霜的笑,而是那种的的确确和Laurelin的光芒如出一源的笑声,温暖而又明亮。不过随即他又镇定下来,恢复了以前那个泰然自若的模样。随后那笑声便止住了,从阁楼下方的榉木楼梯上传来了噔噔的脚步声。一个沉稳却又愉悦,那是Rumil的步伐,而另一个他却从未听闻过,轻盈而矫健,好似走路也是散发着笑意的。

他合上厚实的书册,把装订线因为翻阅而松动的地方细心地捻好,然后顺着架在高大书架上的扶梯把书放回原处。

“Ecthelion!”

随着门吱嘎一响,Rumil洪亮的嗓音也是传了进来,这位闻名遐迩的老学者套着一条深灰色的麻编斗篷,几根绿草还从他斗篷上的口袋里探出头来,同样是灰色的胡子纠葛在一起,就像是盘虬卧龙的古木的树根——忘了说了,Rumil是少有的长着胡子的精灵,据他自己所说他的胡子都是因为过多的智慧在脑袋里存放不下而长成的,换句话说,他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智慧,就连胡子也不例外。然而事实证明,智慧和怪异是成正比的,这位学者他有多聪明反过来也说明了他就有多怪,这点是不容置疑的,比如说现在——一只短毛的赭石色兔子从这位大学者的口袋里跳了出来,然后在地上打了个滚便撒开了四条腿跑入了成林的书堆里。

“我的兔子!”Rumil大叫道,“我的书!”

他惊恐地抛下身后的精灵——那位才刚刚进门,而且明显正屏者呼吸金发小精灵——跑到了自己的书山中。山样的书籍高耸着,然而此时却摇摇欲坠,短毛小兔显然也意识到了撞上它们的危险性,但是无奈这巍峨的书山对他来说恍如一片迷宫,它并不知晓逃出去的道路只得盲目的四处乱窜,因而撞倒了一叠一叠因为书架过于拥挤而不得不摆放在地面上的艾草纸书,然后在微微泛着茶色的扉页上留下自己深深浅浅的泥土色脚印。不过不得不说这倒是很有效的暂时阻挡了Rumil对他的追击,因着这家伙现在正看着自己纷纷坠地的书卷而心疼。他有些干裂的双唇微微颤抖者,喉结也是一滚一滚的,一时急的根本不知要该说些什么,亦或是想要说的太多了但都哽在了喉咙里,吵吵闹闹的却又一个都挤不出来。他那因衰老而的暗淡干瘪的皮肤紧紧贴在骨架上,只有喉部的因年老而松弛下来,随着整个精灵在不断的颤抖着。“我的书啊!”他浑浊的深褐色眼睛里有深深的懊悔,盯着早已杂乱无章的书卷半晌才冒出这么一句,“我的书啊!”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现在Rumil,我们这位尊敬的大学者只有后悔着拍大腿的份了。也就是趁着Rumil懊悔的这段时间,那只棕毛兔子早已逃之夭夭了。双树的光芒沿着密封着的窗户的缝隙渗透进来,照亮了这满阁楼的狼藉。一时间竟没有精灵说话,只听得屋后的亭子里飘来一阵阵风铃飘渺的歌唱。
“哎……”Rumil认命状的叹了口气,随后狠狠地跺了跺脚,松木的地板便随之嗡嗡的鸣叫起来,他自己的口袋里也传出不知道什么东西清脆的摇晃的声音,只是和着松木的喃喃声作响。

最后Rumil把自己脏兮兮的前襟撩到后面,蹲下佝偻的身子用他那双龟裂、长满老茧且沾着黑色油墨的手一本本的把那些书拾起来,有的书因为年代久远或是质地不如别家的,已松松散散的瘫倒在地,更有甚者已溃不成军,只等着Rumil一张一张的把他们捡起来,而上面的字迹也逐渐模糊了。Ecthelion见状,也弯下腰去帮忙收拾整理,他仔仔细细的把散开来的书放成一叠,每一本都放在不同的位置。有些的装订线松散开来,于是他小心的帮它们修好,尽量不损坏一处。然而那些散作一页一页的他只能放在一边,挑出些自己阅读过的顺着思路装订下去。每当他将要装订完时,右手边就会多出一叠新的,Ecthelion抬头看看那递过来的金发的小精灵,微微倾头示意,而后者笑着对他眨了眨眼,继续去从事自己的活计。但是那些还需要他的整理,因为这位与他年纪仿佛的金发的小精灵并未看过这些书,因此固然不知道哪些是属于同一本的,哪些不是。过了不久Rumil他们便把落在地上的书籍略微整理完毕——好吧,只算得上“略微”,因为他们还是瘫倒在地上,仅仅是把一些需要装订和不需要的分门别类了而已。被撞的七零八落的书页如今都被搬上了那张并不能说得上宽大的桌子,就连平日里常需的八角鎏金烛台也被移到了别处,只剩下高高低低的纸张连绵成一片。于是修订书籍的便换成了老家伙,Ecthelion的临时任务是教导那个新来的精灵学会装订。不过那小精灵倒也是聪明,只是看了一边便就笑着拍拍自己的胸脯说他学会了,然后有模有样的学着刚才Ecthelion的样子做了起来。虽然说做出来的成品并不算好,但也可以说是初具规模了,勉勉强强应该能过。

“稍微系紧点。”他看了一眼那家伙的成品嘱咐道,又一边瞧了瞧手里攥着的纸张,迈着轻盈的步子把它放到另一边。
“好嘞!”后者朝他露出个灿烂的笑容,甩了甩亮眼的金发又重新捣鼓他的去了。随后又呈上来。
Ecthelion只好放下手头的工作,侧过头去看了看,目光从上自下浏览下来,整体来说还不错,只是为什么要在后面打上个蝴蝶结?!
“你不觉得这多好看啊~~”金发的家伙笑眯眯的解释道。
“重新弄过。”Ecthelion皱了皱眉,目光又回到自己手中的纸上,然后默默的放到书桌另一头的空地上。留下另一个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没有趣味的家伙。”他听到那家伙不满的嘟囔着,忿忿的把那本书拍到桌子上,准备回炉。

“Glorfindel!”只听得Rumil怪叫了一声,然后一双眼睛盯着那本因刚才那突如其来额一震而飞散开来的纸页。纸张在半空中飘着,上面标准的腾格瓦字体在Laurelin的光芒下被投上斑斑驳驳的光痕。
“抱……抱歉!”显然他也是被吓坏了,急急忙忙的伸出手臂就拽,却没想到被摆在书桌脚边的书绊了一脚,直接就这么倒了下来,一张脸还涨的绯红。
Ecthelion离他最近,下意识的便揽过那小精灵的腰身,谁想没有像他预料的成功救下那家伙,反倒两人一起摔倒在了松木地板上。
“你们两个!”上方传来Rumil气急败坏的声音。Ecthelion听见这声抬起头来,却对上金发的Glorfindel的一双孔雀蓝的眼眸。他无法描绘出那种蓝,它就好像一大片草甸在雨后初晴时的天空,干净且满含欣悦,草地的茵茵之绿和天之蓝彼此融合、渗透,恍若一幅美好画卷徐徐展开在他眼前,凑近些似乎还能嗅到阵阵泥土的馨香。

Ecthelion很快便回过神来,赶忙起身又向那依旧躺在地上的精灵伸出自己的手,后者看了他一眼,笑嘻嘻的搭了上来任由他把他拉起。

“Glorfindel。”金发的小精灵并没有在站挺身子的那一刹那松开手,而是紧紧握着自我介绍到。

“Ecthelion。”他也回答道,同时嘴角也勾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啊,Ecthelion!”Rumil跨越过重重叠叠的由书垒成的高峰,迈着步子朗声道,“Glorfindel是Lady Irime的儿子,他来这里学习,也就是说他以后是你的同伴啦!”说罢眨了眨眼。Glorfindel依旧笑着,可是眉头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

至此两位小精灵便结伴着学习,当然,你用别指望着Glorfindel会好好学习,要知道Irime自认为家规严苛可是还是却奈何不了这家伙半分。原来Glorfindel以为Rumil是个满脸皱纹身材枯槁的严肃老者,于是迫于母亲的要求答应了去学者家学习,可是不见面不知道一见面可乐开了花,嘿,没成想这老学者跟他可是一路子人,于是便干脆还在这里住下了。不过上课还是照样的翘课照样的插科打诨。Rumil也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既然答应了Irime殿下也得尽尽自己的责任,于是常常到厨房候着Glorfindel的到来,然后一把揪住他的金毛把他带到课堂上。但是后者却屡教不改,Ecthelion也并没有多大的感触,只是觉得有时候有个精灵会在自己跟前唠唠叨叨的,会把从厨房里偷来的蛋糕分他一半,然后对着他差异的眸子神秘一笑,这种感觉,也挺好的。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流逝,在一次Glorfindel逃课后蹲在城墙上眺望远处的风景结果被恰巧经过的Lady Irime捉到后,事情发生了改变。Irime殿下接回了Glorfindel。但是没有什么是转瞬即逝,也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Glorfindel就算重新回到了家族中但依然我行我素,有时Ecthelion坐在向阳那面的写字台上誊写时便会瞥见有一个身影从窗口晃过,不必惊讶那一定是Glorfindel了,翻墙是他的拿手好戏之一。而后两人相视一笑,Glorfindel摇摇自己提着的袋子——里面装着刚刚制作完成的甜点,Ecthelion则起身收拾好桌上摊开的书籍并从一旁的长颈银瓶中给倒出两杯水。

Laurelin的光辉透过雕花的窗棂照射到他们的身上,使得Glorfindel原本就明晃晃的头发更加的耀眼,有时Ecthelion都会怀疑他跟这个金树是否有着什么菲比寻常的关系,但是就连他也认为这个猜测过于荒谬于是仅仅只是在脑中停留了片刻就舍弃了。待两人吃饱喝足(主要是Glorfindel)后,Glorfindel便会和他聊聊天,所得基本上都一些日常的琐事,然而Glorfindel出身于Finwe这一皇室家族,他口中的寻常生活对于Ecthelion说是从未经历过的。他们除了每天学不完的课程还会出城打猎,有时还会参加些宴会。其中Glorfindel最感兴趣的是格斗,但是向他们这点年纪只能挥舞着木剑两个小孩打来打去,招式也少的可怜,根本算不上严格意义的格斗课程,但是他却沉醉其中。两人一聊便是忘却了时间,往往总是Glorfindel一拍脑门,匆匆挥手告别了Ecthelion,再从窗户里爬出去离开。每每这时Ecthelion总会好心的提醒一句让他以后来的时候走正门,可惜这家伙就是不听,讲了几十遍也没见的有什么成效,每次来还是照样翻着墙提着略微有点变形的糕点。

自从听闻Glorfindel喜欢格斗后Ecthelion便接连几天在Rumil的书房里挑挑拣拣,想要寻得一本适宜的书籍给Glorfindel借阅,但是可惜却未曾找到格斗类型,只有寥寥几本是关于军事策略方面的书。于是当Glorfindel再一次坐在他写字台前他拿着那几本书递给他时,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然而Glorfindel却惊喜的大叫着扑住他。以前从来没有精灵拥抱过他,就算是带他回来的Rumil也没有,Ecthelion感受着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陌生却又分外熟悉,好像这早就发生过一样。

时间的齿轮在转动着,它不会因为某一时刻的甜蜜而有所停留。有些事情该来的注定回来,无人能阻。


评论
热度(9)

© 青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