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ilmarillion】语C独幕(Glorfindel)

时间轴:第二纪元末

作者:青簪传说

声明:人物属于J.R.R.Tolkien


【汝是否明白?】

 明白什么?

【汝之罪孽】

【血债血偿】

 

Glorfindel惊醒,发现额上已是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汗珠,浑身也酸痛无尽仿佛刚才不是在梦中。他起身翻开被子用脚尖试着点地,却有一阵撕心的痛迅速蔓延开来。“嘶——”他倒吸一口凉气,但仍皱皱眉小心翼翼的将整只脚掌按在了地上,也许是有过之前的缓冲,这次虽然依旧带着痛楚然并不是他不能接受的。于是他下床走到书桌前,精灵特有的建筑风格让明亮的月光照射到那些泛着微黄的羊皮书卷上,坚挺的腾格瓦字体好似印刻其上。桌子的另一端摆放着一个足有半只手臂长短的长颈银瓶,反射着银白色的光华。Glorfindel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拉开桌前的座椅坐了下来,面前的书卷慵懒的摊开着,审阅过的没审阅过的胡乱的夹杂在一起看得他格外的心烦。但却没有什么动作,全身软绵绵的让他一点也不想动,于是目光越过凌乱的书籍飘至远方。

 

【汝之罪孽】

【血债血偿】

 

那句话又兀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惊得他右手一晃险些将杯中的水洒落。

 

罪孽?他自问。我何曾有犯下过如此滔天大罪?

在记忆中久久搜寻,却突然好似被塞入一个片段。

漫天的大火,交接的兵戈声嘈杂而又冗长。洁白的天鹅船静静的漂浮于澳阔隆迪的海面,然而那海面上浮浮沉沉的却又是亲族残缺的身躯。鲜血蔓延开来,红色明媚以至于惊艳了每个精灵的视野。但是没有人撒手,彼此握着冰冷的铁器让锐利的锋芒饱食艳嫩的血液。每一次银光划过,必然带着有殷红血液滑落。

这就是我的罪孽……?

他看到一个金发的青年举起细剑,蓝色的眸子里映满的是血红一片。理智已被抛弃,完全就是在凭借自己的本能而战斗。当那剑芒没入另一个精灵的腹部,生命流淌,盔甲散落。他无法相信也无法记起。

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那个金发的精灵就是我……?

 

刹那间头痛欲裂。杯子坠地发出清脆的哀鸣。Glorfindel感到有难言的痛苦从他的胸腔中蔓延开来。是他,那是他。他亲手杀去了自己的亲族,他的手上沾染着的是同族的鲜血!

不!不是的!

他心中有什么在呐喊

我已经弥补过了!我早已血债血偿!!

然后又是一片火光,雪白的城墙上有无数嘶喊,箭雨零落像是漫天纷飞的花瓣,那闪着寒光的致命美丽啊

【你们护送着妇孺离开!】那是他的声音【我来断后!】

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他记不清了,只是模模糊糊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头皮一阵发麻,眼前的景物都像飞一样的往上消失。是他在向下坠落。最后他闭上了双眼堕入了无尽的黑暗。

 

是啊,我早已偿还……血债血偿……


评论
热度(8)

© 青簪 | Powered by LOFTER